湖北遠成集團
新聞動態
新聞詳情

西地那非的前世今生

發表時間:2018-12-17 11:34

1998年美國FDA微信朋友圈更新了動態,批準輝瑞公司的西地那非上市,用于治療男性勃起障礙(ED)。商品名為Viagra,霸氣側漏的中文名字叫做偉哥。

一石激起千層浪,朋友圈再也消停不了。作為行業的泰山北斗阿司匹林晚上刷朋友圈,愣住了一秒,然后發來祝賀,“生子當如孫仲謀,老鐵,前途無量了!”

輝瑞公司另外一個成功精英立普妥,縷著胡子躊躇滿志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讓我們蕩起雙槳,一起浪去吧。”

此時的西地那非只不過一個出生茅廬的小子,剛剛融資上市,卻得到了前面大佬的青睞。一時間聲名鵲起,誰都知道,今天這個鮮有人問津的小鮮肉不久之后,成為一個重磅炸彈藥物,成為這個領域的扛把子。

藥物時代雜志單獨給做了一個專欄,下面配詩一首。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輝瑞公司為了捧這個新人也是煞費苦心,宣傳的文案《ED與岳飛之死》也足以把汪峰擠出頭條半年之久。

文案引用的是史上最為著名的ED患者宋高宗趙構。當時趙構對老婆施與雨露的時候,聽到外面有金軍追殺過來。驚嚇過度得下了ED,那時候求醫無效,所以沒有了子嗣。

一代忠臣岳飛關注老板企業繼承問題,常常把ED掛在嘴邊喋喋不休。終于趙構忍無可忍,以莫須有的罪名殺掉了岳飛。

一代英豪,精忠岳飛,只知耿直抖機靈,看破除bug,還看偉哥。

那時候他常常西裝革履抹著大油頭出現在聚光燈下,聽到底下迷弟山呼海嘯的鼓掌,說起了自己的奮斗之路。

1986年,和現在動輒就是腫瘤免疫的今天一樣,那時候基本上都是心血管疾病藥物的天下,哪家公司不說自己下面有幾個候選心血管藥物都不好意思去外面融資丟人現眼了。

輝瑞公司也一樣,那時候,他們致力于找到治療包括心絞痛的新藥物,把目光放在了硝酸之類化合物(硝酸甘油)的改良中。

于是西地那非那年橫空出現,帶著一點小激動,發了個朋友圈慶祝了自己的出道,“出門仰天大笑,我輩豈是蓬蒿人!”

1991年,西地那非進入了臨床試驗,那時候輝瑞一致認為,他和硝酸甘油具有相似的藥理作用,可以升高cGMP的水平,舒張血管平滑肌,抑制血小板凝集。

相比于硝酸甘油簡單粗暴直接上升NO水平,他作用于了NO下游通路,從而避免了硝酸甘油類化合物容易產生快速耐受性的缺點。而臨床前研究表明,西地那非確實能夠同時舒張動靜脈血管,抑制血小板凝集。

看到自己前途似錦的未來,和所有嘚瑟的文藝小青年一樣,繼續發了一個狀態: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潛臺詞就是,你們這伙辣雞都洗洗脖子等著吧,等著我來收割你們的小菊花。

也許是之前興奮有點過頭了,1993年當拿到臨床數據的時候,他手不住顫抖,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一個人朝著走廊盡頭踱步走進,眼淚開始滴滴噠噠落在報告紙上。原來臨床數據表明,雖然西地那非具有一定的血管舒張作用,卻比硝酸甘油差了一大截。

而且,無論在療效還是藥代動力學性質上都有明顯的缺陷。和治療心絞痛的一線藥物來說,半衰期較短,降血壓持續時間較短,沒有明顯的劑量關系,一個詞來說就是雞肋。

橘子洲下,一個落寞的背影后面是欣欣向榮的城市。手上這個消息,對于一個意氣風發的少年來說無疑是最為致命的,以后就要卷鋪蓋走人了,再也沒啥機會撲騰起來了,以后怎么在北上廣買房子了。

成王敗寇,就是這個行業的規則。不合符安全有效可控的原則,天王老子也不認了。

那一晚,云淡風輕,英雄氣短,想到了寒蟬凄切、冷落清秋、凄凄慘慘戚戚。罷了,騅不逝兮可奈何,勞資的字典從來沒有什么東山再起,做的就是一錘子買賣。拿起手中寒氣逼人的匕首,就準備自盡。

突然遠方傳來了一聲聲急促的呼喊“刀下留人”。不時,老板氣喘吁吁就跑到了我的面前“風水輪流轉,你要時來運轉了”,緊緊握住我的手,滿懷深情看著我,從他的眼睛西地那非看到了希望。

原來,雖然他在臨床治療心絞痛沒有啥特別引人注目的成績,可是卻有一個意外的作用:服用劑量較高的志愿者出現了比服用前陰莖勃起頻率較多或者持續時間較長的現象。

當時,很多醫生都認為ED是一種比較難以治療的疾病,主要是心理作用。而西地那非無疑是劃時代的藥物,石破天驚,天下無出其右,一個字就是屌。

1993年卷土重來,開展小規模臨床研究,1994年拿到了治療ED的專利,證明了其有效的機制:性興奮狀態下,陰莖神經及血管內皮釋放NO,隨后擴散至海綿體平滑肌細胞中,增加cGMP水平。西地那非抑制PDE5,減少cGMP的降解,海綿體平滑肌舒張,充血量增加。就這樣原來根據NO通路下游的心血管藥物搖身一變成為了治療ED的藥物。

1994到1997年,開展臨床試驗研究,1998年上市開始自己的成名之路。更加有趣的是,在專利上市期間,為了彌補以前的一個遺憾,開展了相關心血管治療的實驗,最終在2005年FDA批準了西地那非用于特發性肺動脈高壓(PAH)的治療。

那一刻,他響起了英雄本色的那句經典臺詞“我等這個機會等了三年,不是為了證明我比別人強,只是要證明我失去的東西,我一定要奪回來”,而他等待這個復仇整整用了12年。

今天,西地那非的故事已經成為了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了。他也從一個意氣風發的少年成為了深藏功與名的睿智老者。看著臺下迷弟的呼喊聲,他只是淡淡說了一句“藥雖好,可不要貪吃哦!”


?2016 湖北遠成集團-武漢遠成集團|武漢遠城集團 版權所有 主營產品:匹可硫酸鈉|鹽酸洛哌丁胺|氟比洛芬|酮康唑
聯系電話:18029243487(同微信)QQ:2355327168 郵箱:[email protected]